要闻中心


北京市民政事业发展指标评价体系研究

2015-05-26 18:54 

        随着首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市委、市政府工作重心的调整,民政工作正逐步走向首都建设与发展的中心舞台,日益融入并影响城乡居民的生活,成为首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标。为加快民政事业改革发展,需要制订一套指标评价体系,通过定性分析和定量处理,对全市以及区县民政事业总体水平和发展状况进行综合检测和科学评价,从而为民政事业发展战略提供可靠的依据,同时,对现状进行监测,对未来进行展望,更准确地把握民政事业发展的趋势。
 
一、研究意义

       民政事业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建设的各个领域,是一个门类众多的综合事业,民政事业的发展状况直接影响着城乡居民的生活,也反映出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考量首都民政事业发展状况,除了建立绩效考核体系,衡量当年确定任务执行情况外,还应将民政事业纳入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建立一个全面系统的指标体系,对民政事业整体进行度量、识别、分析和评价。
       一是通过对民政事业发展的走向和趋势分析,能够综合考察全市民政事业发展以及区域工作发展状况是否与首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有利于引导建立科学合理的财政投入机制,制定更为科学的发展战略和规划,对整个事业的发展进行有效的宏观管理。
       二是通过对具体的民政业务指标进行评价和分析,可以更加清晰和明确地揭示存在的问题,科学地衡量民政政策制定是否合理,并对相应政策进行适当调整,为今后的发展和提升指明方向,为相关的业务部门提供参考,以便采取应对的策略,予以微观调整和改进。
       三是通过对区域或区县之间民政事业发展状况进行比较和评价,可以从中找到发展的差距和薄弱环节,进一步研究存在的难点和成因,以便指导相关区县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从而推动全市民政事业科学均衡发展。
       四是有效引导区县和有关部门在实际工作中以此为目标,科学配置资源,加强衔接配合,形成建设合力。指标体系可反映工作中的成效,据此编制年度全市民政事业发展状况白皮书,对外公开发布,展现民政工作,提升民政影响力。
 
二、发展指标评价体系设计

(一)基本原则
       1、系统性原则。民政工作点多面广,门类庞杂,承担着保障人民群众基本生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支持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重要职能,涉及社会保障、社会服务、基层社会管理等方面,每项业务的独       立性相对较强。因此,在进行评价体系设计时,将民政事业视为一项广泛、综合、多元的系统工程,着重衡量整体发展水平而非某项业务、某类工作的完成情况,各级指标应从多层次、全方位反映首都民政事业整体发展水平。
       2、可操作性原则。为使民政事业发展指标评价体系能够有效地运用于实际分析,选取的指标必须具有可操作性。纳入该体系的各项指标因素必须概念明确,内容清晰,数据易于获取,能够实际计量或测算,以便进行定量分析。过于抽象的分析概念或理论范畴不能作为指标引入体系,现阶段无法实际测定的指标也暂时不予考虑。
       3、地区差异性原则。应考虑到不同区域间因经济发展水平、人口规模、自然地理条件等因素所形成的民政事业发展水平的差异。因此,在设计指标时,按照北京市四类功能区(首都功能核心区、城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生态涵养发展区)确定四类标准,在指标权重上有所区别,尽可能公平、合理地反映该区域的民政事业整体发展水平。
       4、目标导向性原则。应确保被选择的指标具有持续性、导向性功能。制定指标评价体系不是单纯评出名次和优劣程度,更重要的是引导和鼓励被评价对象向正确的方向和目标发展。设计民政事业发展指标评价体系,就是通过对各项工作实际效果的评价,引导民政工作趋近首都经济社会发展方向,以此体现并发挥对民政事业发展的导向功能。
(二)主要内容
       1、指标选择。民政工作是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具有很强的社会性,也具有独特的经济属性。我们在深入分析首都民政事业发展阶段性特征的基础上,结合《首都民政事业改革发展纲要(2013-2015)》,确定了“社会参与程度、民生服务水平、社会风尚程度、产业发展水平以及综合评价指标”等五个方面作为衡量民政事业发展的核心指标,着重于民政工作对促进首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效果。
       (1)社会参与程度。社会参与即指公共权力机构在进行立法、制定公共政策、决定公共事务或进行公共治理时,通过开放的途径从公众和利害相关的个人或组织获取信息,听取意见,并通过反馈互动对公共决策和治理行为产生影响的各种行为。民政部门承担的社会组织建设、基层政权建设、社会工作和社区志愿服务等职能,是社会管理的重要内容。职能作用发挥得好,就能够团结和引导社会各方面力量有序参与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本研究选取了社会组织、基层政权、社会工作者和社区志愿者四项指标来反映社会参与程度,一方面社会组织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中均发挥着重要的载体作用,人民群众通过社会组织参与公共事务,有效地克服了个人参与的自发性、盲目性。同时,社区作为群众参与公共事务的基础平台,居民参与的广度和深度决定着居民自治的实现程度,更关系到社区建设的成败。而社会工作者和社区志愿者作为社会参与的主体,他们的人员比例,也是衡量社会参与程度的一个重要方面。
       (2)民生服务水平。民生主要是指民众的基本生存和生活状态,以及民众的基本发展机会、基本发展能力和基本权益保护的状况。随着社会发展和人类文明化程度的提高,民生也由原来的生产、生活资料的需求,上升为生活形态、文化模式、市民精神等既有物质需求也有精神特征的整体样态。并且,民生不是针对个体而言,而是指政府对于全体人民的责任。民政直接面对人民群众,服务的老年人、优抚群体、困难群体和特殊群体,是发展社会福利最基本的部分,民政部门的工作水平、工作成效已经成为检验民生福祉水平的重要标志。因此,在本课题中我们设定民政民生领域的社会福利、社会救助、防灾减灾、社区服务、优抚安置及残疾职工保障等六项具体指标,通过对其数值和发展走向进行分析描述,力求勾勒反映出民政发展在提升民众福祉水平中的作用和成效。
       (3)社会风尚程度。风尚是人们生活的一种文化环境,是社会发展的软实力,它关系到人民的安全和幸福,关系到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在新的发展阶段,引领和树立社会文明的新风尚已经成为新时期民政工作的重要内容,为此,我们选取烈士褒扬及见义勇为、慈善事业和殡葬管理三项作为评价指标,以求展现民政工作在塑造社会文明新风尚中的地位作用。见义勇为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提高全社会思想道德水平、倡导良好社会风尚、维护首都社会稳定具有积极促进作用;慈善既是传统美德,也是时代风尚,慈善事业作为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达程度更是现代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同样,倡导和推行树葬、草坪葬、花葬和骨灰撒散等不占地或少占地的生态葬,也是一种保护生态、节约资源的社会风尚。
       (4)产业发展水平。现阶段,民政工作与经济发展的联系愈益紧密,民政部门承担的大量公共服务,尤其是养老服务、社区服务、社会组织服务、福利企业发展等,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服务产业集群,是新兴的服务业态,也是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比如,养老服务的质量和水平,直接体现城市发展水平和文明程度。随着人口老龄化而发展起来的老龄产业作为一个新型的综合性产业,能够有效释放消费需求、优化产业结构、增强经济发展活力。同样,社区服务业是我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发展起来的新兴产业,也是促进就业、拓展第三产业的新的经济增长点。而社会组织作为独立于政府、企业的重要“第三部门”,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其中的行业协会,是市场经济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社会组织的经济活动规模和吸纳就业人数比例都对促进经济发展、产业优化升级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发展福利企业,有利于满足残疾人走向社会劳动就业的要求,改善残疾人生活状况,提高残疾人社会地位。同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现福利企业转型升级、做强做大,还能创造社会财富和财政收入,促进经济发展。我们将上述四项列入民政领域产业发展指标,希冀通过对发展程度的衡量,展现民政工作对经济发展的推进、拉动、服务和保障作用。
此外,我们将基层民政能力建设、资金保障、工作满意度、信息化建设纳入综合评价指标,以求更全面、系统地评价和考量区县民政发展状况和全市民政事业总体发展水平。